您的位置:澳门皇家网上娱乐_皇家国际娱乐平台|官网直营-老品牌值得信赖 >热点推荐 >

工业富联IPO有两个层面的考虑为此次发行的关键

2018-05-28 16:59:25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叩叩财讯从来自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就监管层而言,对工业富联IPO有两个层面的考虑为此次发行的关键,一方面是270余亿的整体融资规模是近年来A股最大的IPO体量,如何平衡其对市场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是较低的发行价格所可能形成的套利空间,其上市之后,如何保护投资者利益,维护公平公正的市场体系。

随着工业富联(富士康)IPO的步伐向前步步迈进,围绕在这头自2018年2月1日提交A股IPO申请的独角兽身上众多上市谜题的答案也在逐渐揭晓。

5月27日晚间,工业富联正式公布了其网下发行初步配售结果和网上中签结果公告。除了其网上中签号逾100万个外,20个战略投资者名单也一一曝光,正如此前市场所料的那样,一长串的战投名单中,“国家队”牵头,BAT跟进投资。

早在5月11日,工业富联获得证监会发行批文之时,在有关公告中,证监会更是一改以往之惯例,破天荒地未披露该批批文的发行规模,这也进一步撩拨起了市场对工业富联的融资额度到底多大的好奇之心。

那么在此工业富联IPO定价和发行模式创新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故事呢?

低价之谜

在此五天前的5月22日,工业富联发布的最新招股说明书显示,该股将在上交所IPO,本次公开发行19.69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发行价格13.77元,发行市盈率17.09倍。若本次发行成功,预计富士康将募集资金总额271.2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预计募集资金净额为267.26亿元。

对于这一结果,市场一时间争议纷纷。

有人说发行市盈率仅17.09倍,显然是大幅折价,毕竟工业富联所在的行业参考平均市盈率达到40倍左右。而按照监管层的有关发行红线,工业富联的发行价按照市场预估都应在23倍左右。

而另一面,有声音却认为此次工业富联的发行规模庞大,其融资额度达到271余亿,是近几年来A股市场IPO的融资之最,要知道在近年来,超过50亿规模的IPO融资企业都屈指可数。

实事上,据多位参加工业富联在此次IPO申购前路演活动的机构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多数机构对于其给出的价格皆在20倍之上,连顶政策红线之格的23倍也同样有人报出。

那么最终为何工业富联选择了17.09倍这个可谓是近年来IPO发行的低估值之价?

“17.09倍是考虑监管、市场和企业多方面因素所定的。首先按照此前工业富联自身的融资需求,其所募集资金的项目共计272亿左右,按照目前监管层的思路,是不允许出现资金超募的情况出现,这也就意味着工业富联此次的募资额度最好应少于272亿的。其次,对于工业富联而言,其不可能缩减IPO发行规模,因为其发行规模已经是法律规定的最小值。”5月22日当天,一位接近于工业富联的内部人士向叩叩财讯解释。

按照公司法规定,IPO发行后总股本在4亿股以上的,其IPO的比例不少于10%;低于4亿股的,则比例不低于25%。

显然,此次工业富联本次公开发行19.695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这已经是其满足IPO发行最少公开发行数额。按此数据顶格发行后,工业富联2017年扣非后EPS为0.8057元。

在不可能出现缩股发行的情况下,又必须控制发行募资额度,所以最终其价格才会出现远低于市场预期的情况。

监管之虑

“工业富联的发行是近期一个特例,在其获得发行批文之前,就曾以发行规模、价格和发行模式的问题与监管层进行多多番沟通,最后在经过多个方案研究后,才形成了如今市面上的最终方案。”叩叩财讯从来自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对于监管层而言,两个层面的考虑为此次发行的关键,一方面是270余亿的整体融资规模是近年来A股最大的IPO体量,如何平衡其对市场的影响。另一方面则是较低的发行价格所可能形成的套利空间,其上市之后,如何保护投资者利益,维护公平公正的市场体系。

针对监管层的两大顾虑,工业富联及其中介方提出了战略配售分流资金的方案;针对发行价格较低,维护市场公平体系的顾虑,便以引入此前A股在上市公司定增“折价”发行时所常用的“锁股”方案来解决。

其实A股引入战略配售以分流资金对市场的影响,之前已有先例。

最近一次在股票首发中出现战略配售发生在2014年1月。陕西煤业(7.970,-0.09,-1.12%)(601225.SH)在IPO募资中采用了向战略投资者定向配售、网下向网下投资者询价配售和网上向社会公众投资者定价发行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当时,最主要因素也是监管层顾虑公开融资规模过大对市场产生冲击。

顺便说一句,其实IPO战略配售在A股早期还算较为常见。

此前A股上市企业中在IPO首发时引入战略配售的公司有45家,最早上市的企业可追溯到1999年9月上市的首钢股份(4.030,-0.05,-1.23%),最近的为2014年1月上市的陕西煤业。战略配售股数量最多的为农业银行(3.610,-0.02,-0.55%),战略配售股份超过102亿股。

战略配售在A股市场,同时也是有法可依。

据《证券发行承销与管理办法》(2015年12月修订)第十四条规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在4亿股以上的,可以向战略投资者配售股票。其中战略投资者不参与网下询价,且应当承诺获得本次配售的股票持有期限不少于12个月,持有期自本次公开发行的股票上市之日起计算。

对于此次网下申购者,则采取了部分锁定的办法。

据工业富联的有关招股书显示,其此次网下发行中,每个配售对象获配的股票中,30%无锁定期,自本次网上发行股票在上交所上市交易之日起即可流通;70%的股份锁定期为12个月,锁定期自本次网上发行股票在上交所上市交易之日起开始计算。

此外,工业富联此次IPO初始战略配售发行数量为5.9亿股,约占发行总数量的30%。回拨机制启动前,网下初始发行数量为9.65亿股,约占扣除初始战略配售数量后发行数量的70%;网上初始发行数量为4.14亿股,约占扣除初始战略配售数量后发行数量的30%。

这也就意味着,工业富联此次IPO中仅7.035亿股可以在上市后全流通,其余12.66亿股则将面临12个月至36个月不等的锁定期。

其实在折价发行中,以“时间”成本应对“折价率”是资本市场最普遍的逻辑体系,尤其是在上市公司的定增市场中,由于定增价格的定价往往与股价之间存在10%-30%的折价率,所以都要求参与定增的资金必须承诺12个月到36个月不等的锁定期。

“工业富联中有关发行计划的思路最初也就来源于此。”上述来自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表示。

实际上在早前的IPO市场中,参与网下认购的也同样有锁定期。之前规定为网下认购者需3个月的锁定期。

自2012年新股发行改革后,该锁定期也随之取消。

至于工业富联此次IPO发行中采用的新模式是否意味着为之后CDR的发行建立新的样本示范作用。

上述来自监管层的知情人士称:“不排除有这样的想法,但还是要看工业富联此次发行的效果而定。”

花絮:无头公案

此次为工业富联IPO项目保驾护航的投行是中金公司。工业富联此次有关较为巧妙的发行方案的出炉,中金公司也可谓是居功至伟,当然,中金公司在这一笔大单中,也同样收益颇丰。

工业富联此前披露招股意向书,其此次承销及保荐费约为3.49亿元。而该项目由中金公司保荐主承销、国信证券(10.460,0.02,0.19%)分销。

要知道在2017年整个年度,中金公司的承销及保荐收入仅为4.62亿元。

虽然国信证券也参与了该项目的分销,但3.49亿元中绝大部分都将收入中金公司。

此前,此前市场有传闻称工业富联IPO项目的保荐和承销最开始都是国信证券的囊中物,而有关其IPO的申报材料,也最初由国信证券在介入制作。

但在工业富联IPO申报材料前夕的2018年1月,因公司保荐业务及财务顾问业务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国信证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其投行业务几欲悉数暂停,从而使得富士康IPO临门报材料之时不能不更换中介。

显然,如果真如传言所言,失去工业富联IPO这一大项目,所带给国信证券的不仅仅是数千万甚至上亿的保荐承销费,更或将失去的是抢占独角兽IPO和CDR市场的先机和突破口。

对于上述有关传闻,国信证券方面曾表示对此不做公开回应。

其实在富士康IPO的过程中,还有很多故事,在与大家分享了其定价和发行模式背后的故事后,叩叩财讯还会继续在以后几天,择机带来更多的有关富士康上市的精彩内幕。

相关阅读